|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帮助 |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站| 意见反馈


那一年,我毕业
南海区人事局 

               编者按:

                    面临毕业, 如何应对?
                    未来总是充满幻想, 但变幻莫测。
                    然而, 一些东西, 却是我们自己可以把握的。
                    本文作者的经历, 也许能给我们某些启示。

                                   本刊编辑部


  2002年那年,我毕业了。如同大多数毕业生一样,虽然一想到要离开学校会忍不住有些依依不舍,但还是充满了对未来的憧憬,快乐而充实。

  职业规划

  我将来要做什么?
  一个简单的问题,然而要回答得好却不容易。
  我曾一度迷惘。
  我走进学校的心理咨询中心。
  “我感觉不到自己的任何优势,反而是劣势多多。”我忧心忡忡。
  “那是因为你太关注你的劣势了,所以看不到你的优势,而事实上他们是存在的。好比这间屋子,如果你进来时把注意力放在门口的那个废纸篓上,那么就无法感受到这间屋子其他值得你称赞的地方,比如摆设的合理,比如采光充足等等。”
  “似乎是这样。其实我也有一些优势,比如写作基础较好、知识面较广、独立思考能力较强等等,只是我自己一直不太在意它们……此外,我感觉自己没有目标。”
  “为什么不尽快确立?”
  “因为不知道自己适合做什么。”
  “那你的愿望是什么?”
  “太多了。”
  “太多了?说出其中最想实现的三个。”
  我思索。良久,说:“娶一位漂亮的太太(也许是因为大学七年恋爱经历均为空白的缘故,当时我的择偶观竟如此的简单)、做一名优秀律师或是做一名优秀的政府官员。”
  “在这三个当中去掉一个!”
  犹豫片刻后,我去掉了第一个。
  “为什么?”
  “因为……如果后两者实现了,前者自然会有。”
  “现在,”那位咨询师说,“只剩下两个目标了,再去掉一个!”
  我又去掉第二个,不过这个抉择过程中思考的时间较长。这样放弃的原因是律师行业需要在前阶段作好基。飧鼋锥位岢中5至10年甚至更长,这时期会过得非常清苦,而我并不想在20年的求学经历后再过上5至10年的清苦日子,我只希望好好享受生活(现在看来,安于享乐是一种很不好的倾向,但我那时只有这种想法)。
  “好,这就是你的目标!也就是未来你应该集中精力去做好的事情。认准它,努力去实现它!”
  ……
  后来我才知道,那位咨询师是一名心理学博士,果然名副其实。
  在未来决策与职业规划上,我发觉现在大多数毕业生都比较迷惘。他们不断地投简历,但却不知道自己最需要什么。他们往往弄不清一些最简单却非常有用的问题:我有什么优势和劣势?我最适合干什么?他们只是一味地追求大公司或是国家机关。当然,在就业竞争越来越激烈的今天,先找份即使是不适合自己的工作生存下去,这也无可厚非,但无论如何,我觉得职业规划还是必不可少的。

  寻觅机会

  目标清晰了,于是着手找工作。
  不断地参加形形色色的招聘会,不断地投简历,不断地打电话。许多人以为名校学生找工作会极其轻松,其实不然,道理很简单:出自名校,其目标往往也定得高,要找到满意的就不容易。有时候,选择的机会太多也会令人不知所措,尤其是在没有专家或过来人指导的情形下。
  早在第一学期开始不久,京城的各类招聘会就已铺天盖地而来了,校园招聘会每天也是排得满满的。那年北京的第一场大型招聘会设在国际展览中心,那一天,人山人海,人气之鼎盛足以打击任何一位求职者的所有雄心壮志。我很随意地递出了几份简历,随后重点关注广东的一家单位。原因倒不复杂,只想着离家近一点(这家单位后来成为我的最终选择,那是后话了)。
  简历是很重要的一环。有些同学的简历,一递出去就会被人青睐,屡屡有面试的机会;而有些同学的简历,则可能石沉大海。我自己也曾吃过这方面的苦头。后来终于明白一个道理:简历中的形式并不重要,内容才是关键的。必须有让对方眼前一亮的闪光点,必须突出自己的优势。内容空洞而千篇一律的简历,只会是浪费毕业生和招聘单位双方的精力。用人单位每次招聘都会收到无数的简历,据研究,当简历很多时,在初步筛选阶段,每一份从手中停留的时间不会超过10秒。可想而知,要想在这短短的10秒钟内吸引对方的眼光,这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现在有些毕业生愣是不信这个邪,简历做得很随意,或是形式精美而无实际内容,这是极不明智的。
  后来我重新设计了简历,吸引力果然大大增加。印象较深的是公安系统的一个部门。那次赶去北大红楼会议室,与单位的人面谈。一番介绍之后,我的简历被他们传来传去,看得出,他们对我感兴趣。对方的几个人又陆续问我一些问题。晚上,其中一个人又给我打电话:“小陆。蚁胫滥憔烤苟晕颐堑ノ涣私舛嗌伲俊彼坪醪环判,因为他今天曾跟我们说过有些毕业生本来对他们的工作相当陌生,进了他们单位后才感觉自己不适合在那里。我对他们确实了解不多,只知道这个单位是从事一些与国家安全相关的工作。“是否有点类似于美国的中央情报局或是前苏联的克格勃?”我当时这样说(现在看来,这也许是个不好的回答,用人单位如果是那些敏感部门,最好不要随便发表评论)……不过后来还是没去那个单位,因为听同学说对保密性的要求相当高,有很多限制。
  有时投简历也比较盲目。有一次在一个招聘会上就胡乱投了几份简历,只要是专业对口的都投了,其中有一个“马兰拉面”食品连锁店的法律职位。搞得室友大加批评:“你不能把自己的品牌搞砸了!虽然职业没有高低之分,但是你觉得你能够在拉面店实现自己的理想吗?要有所选择!”一想也是,通知面试时委婉拒绝了。
  寒假,赴广东,与一个对我简历感兴趣的单位面谈。我先给联系人打电话,他高兴地说:“你现在在佛山?你什么时候有空?我马上征询局长们的意见,看他们什么时候能与你会面!”片刻,他给我回电:“下午2点半,在我们单位会议室,你过来吧!”在那里,我和几位局长作了很短暂的交谈,气氛很轻松。相互了解的过程中感觉都比较满意,第二天他们就办理了接收函———我就这样成为该单位的一员。也许,找工作就像找女朋友,千万不要以为最好的还在后面,快速做决定在很多时候是明智的。善于满足的人才会有快乐。
  从某种意义上说,找工作也是一种缘分,缘分到时,并不需要你刻意去做些什么,幸运之神也会光临,我自己就是如此。你投入最多精力的不一定就是你最终选择的;相反,你在不经意间所作的一点点尝试或努力,则可能会成功。当然,缘分也是建立在实力的基础上的。我们不能迷信缘分而在平时放弃能力的培养或是求职时随随便便。如果认为一切均是机遇或是运气,那就大错特错了。我们总得尽可能地作最大的投入,此种前提下,机遇降临的机率才会增大。好比追女孩子,除了极少数一见钟情的情况以外,相信没有人会认为在不付出任何努力的前提下会有所收获。事实上,即便是一见钟情,其个性魅力的积聚亦来自于平时不间断的人生修炼。

  毕业论文

  我很认真地做毕业论文。虽然网上到处充斥着论文枪手们的种种论调,其中许多还相当有诱惑性,但我还是决定自己做,而且给自己定了个原则:不能随便应付。
  我选择了一个与未来工作会有密切关系的题目,几乎天天泡在图书馆,吃饭也会想着论文的相关内容,因为我知道,如果在某一个时间段集中精力思考某些问题,产生思想火花的可能性或许会大些。初稿出来后,经常拿到校园的园林深处,一个人在那里细细思量。我的努力没有白费。交上去后,指导老师几乎不提任何修改意见。“很不错,”他说,“只是一些引用标明得不够详细,应该这样……”后来看到有些同学在宿舍电脑里痛苦地修改有的甚至几乎是重写自己的论文,我暗自庆幸,觉得前期的投入很值。
  那篇论文,拿了90分。这在法学院的论文当中算是高分的了。现在看来,那篇论文中,自己提出的观点并不完善,原创性的东西也少了些。但是,我至今对完成论文的整个过程很满意,没有丝毫的遗憾。现在有些毕业生,坚信“天下文章一大抄”的信条,认为别人可以抄自己不抄就太吃亏了;甚至有人认为,反正中国的整个教育体制就是失败的,多自己一个抄袭者也无所谓。这些观点我至今无法苟同。
  其实,论文究竟有多重要,这个问题很难说得清楚。许多人工作后可能根本就不从事本专业的工作,更谈不上用到论文上的专业知识。但是,在我看来,毕业论文在人的一生中也许是非常重要的。我想:一个毕业生对待毕业论文的态度,会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他对待人生的态度。人生态度很随便的人,写作上也会随便一些,这是很自然的事。不过,一个人要超越自我,要克服一些人性的弱点,就应该在人生旅途中的重要环节上力求严肃,毕业论文就是这样的一个重要环节。如果在这些环节上我们应付了事,所带来的负面影响也许是深远的。因此,我始终认为,一名毕业生要想使自己在工作后成为一个负责任的人,在他作毕业论文的时候就得首先端正态度。如果轻浮之作因侥幸而通过,许多人也许会觉得是运气,但这却是一个危险的开始,因为,从这一刻起,侥幸心理就会在他心里种下祸根,一时的得意会令他产生错觉,以为一切均可不劳而获。这种影响也许永远都不会消除。
  那一年,除了毕业论文,还出版了两本书。写书稿时的状态真可以用“废寝忘食”来形容。现在看来,那些书并没有多大价值,大多是无聊之言,但后来听同学说有一本居然销量不错,竟进入2002年10月份北京图书市场销量前十名。那些书对我的专业其实并无帮助。不过,它们对我而言仍然有着特殊的意义。最起码,我经历了写书的过程,它成为我人生一种宝贵的历炼。

  感受大师

  在即将离校的日子里,为了最充分地利用学校的学术资源,我不断地听学术报告,近距离地感受了一些学术大师的风范。香港高等法院首席大法官李国能、北京大学朱苏力、中国政法大学江平、中国人民大学胡锦光、清华大学张卫平、胡鞍钢……我亲眼目睹的学者逐渐增多。在一系列学术思想的碰撞下,我如饥似渴地吮吸着知识的甘露进而逐渐巩固了自己独立思考的能力。
  正是在那一年,我知道了丁小平,一位至今仍然令我念念不忘的青年学者。那时候,每天留意北京各大高校的讲座消息,只要有丁小平先生的学术报告,总会放下其他事务,急匆匆地赶去。在诸多学者当中,丁小平先生名气并不算大,但他却是我见过的知识最渊博、演讲最具感召力的学者。那一两年里,仅仅在京城高校,他就作了近百场的学术报告,几乎每一场报告都涉及不同的学科,这在中国学者当中是不多见的。其演讲如行云流水,信手拈来,令人赏心悦目。
  还有贺卫方先生,这位近年来因关注公共问题而越来越为世人所熟悉的法学教授,以一名学者的高度良知孜孜不倦地推动中国的法治进程。就学术成果而言,他也许是诸多法学家中最普通的一个。但是,如果从社会学的方面来看,他的作用远非一般的法学家所能比。他的演讲才华也被认为是目前中国法学界最出色的,听他的演讲简直是一种享受!“一个演讲可令你终身受益”———如果要体验这句话,最好去听贺卫方的演讲。
  我的老师当中,也有一些能“打动”我的。民法、民事诉讼、法制史、行政法、比较法,这些都是我比较喜欢的学科,喜欢的原因就是因为老师讲课精彩。至于这些老师学术上“成绩”如何,我从来不计较。因此,在法学院的毕业总结上,我深情地写道:“在人的一生中,遇到一位能打动自己的老师是很难的。在这里,我遇到了四五位。法学院将令我终生难忘……”
  的确,一名教师,除了专业上的基本功以外,还需要有极好的演讲能力。那是一个最基本的技能!只有这样,才会吸引学生,才可能引导学生作理性的思考。清华的秦晖先生,数十年来一直致力于对国有资产流失的研究,对该问题的揭露也极其有深度,但在郎咸平出现之前,他所造成的影响却微乎其微!他数十年的深入研究甚至达不到郎咸平在复旦大学作一次演讲的效果!
  遗憾的是,工作后虽然偶尔也有机会听一些学者的演讲,但迄今为止竟还没发现能打动自己的。我时常慨叹做演讲做得精彩的人越来越少。朋友说:那是因为你自己进步了,要想在语言上打动你已经越来越不容易……也许他说的有道理。

  难以忘却

  人生苦短,真正愉悦的时候是不多的。回忆起来,毕业那年是愉悦的。
  今天,我看到一些毕业生在毕业的最后一年大都无所事事,当中不少人则忙于与恋人卿卿我我……在他们心中,他们自己应该也是愉悦的。或者,在他们看来,此时此刻的浪漫,最短暂,但也最宝贵。不过,在就业竞争趋于白热化的今天,当生存都已成为问题的时候,还在盲目地乐观,毕竟不可取。
  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我的许多观念也许已落伍了。但无论如何,我仍然时不时地回忆毕业的那段时光。那一年,我做了很多有意义的事情;如果能再次拥有这样的机会,我也许会做另外一些现在看来更应该做的事情。
  然而,我不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