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帮助 |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站| 意见反馈


引子:孔雀东南飞的现象曾经让广东的人事人才工作者高兴与自豪了好多年。风光的岁月,人才纷纷南下,为广东的社会经济建设作出了重要的贡献。随着时间的推移,北京、上海的人才环境建设突飞猛进;西部大开心热潮正起,人才又有了很多的选择,他们可以选择北京,选择上海,选择西部、东部,广东只是成为人才的一种选择,而不是唯一。哪儿的山清水秀,森林美丽,孔雀就会飞到哪儿,这是自然现象。但我们认为,哪儿的人们知道爱护和打造好的环境,哪儿的猎枪少,哪儿的人们懂得和赞美孔雀的美丽,孔雀就会飞到哪儿,在哪儿下蛋,这是社会现象。即使在广东本省内,孔雀也是会飞的,孔雀飞到哪儿去呢?其实孔雀飞到哪儿都不要紧,关键是看孔雀最终在哪儿栖息,下蛋,最好是下金蛋。孔雀要来、要下金蛋需要有如下环境:有一片大森林,山清水秀,环境优美,食物充足;有孔雀起舞、展屏的开阔空间;人们喜爱孔雀,懂得赞美孔雀;收缴所有可能威胁孔雀生存栖息的猎枪。                                             载自《广东人事》总第十期

聚焦近期用人单位"招工难"问题
南海人才服务中心 李昶文 

  在过去比较长的一段时期以来,招聘员工对用人单位来说是一个相对比较简单的问题,作为南海这个民营经济达八万家的县级区,每年到人才市场办理招聘业务的单位不足一万家/次,相比之下,以张贴“厂前招工启示”等模式进行招聘似乎更被众多的招聘单位所接受,这往往又使用工者甚至是经济学家有这样的错觉:中国高达9亿的农村人口使劳动力资源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求职者大多时候总处在 “弱势群体”的位置,接受着企业“大爷式”地坐等选人。但大概在去年的某个时期,越来越多的用人单位来到人才市。⑵毡榈靥岢觥罢泄つ选钡奈侍。是哪方面的情况变化导致了这种变化呢?

  原 因

  一、 经济持续保持增长,对劳动力需求不断增加,而劳动力来源开始有所减少
  改革开放1978年至2004年,我省GDP年均增长约为13 %,远高于全国9.4%的水平;根据区政府2004年《政府工作报告》显示:2004年我区国民生产总值为548亿元,同比增长15.7%。持续的经济增长,拉动了对劳动力需求。这方面我区人才市场也有比较明显的反映:以往,在我区从事人才及劳动力中介服务行业,旺、淡季之分比较明显,每年总有两三个月属于招聘淡季。但自2003年10月开始,南海人才市场就开始呈现了“淡季不淡”的势头,以至在去年增开三分之一场次现场人才招聘会后,仍经常出现招聘展位供不应求的情况。2004年,我人才市场接待现场招聘单位6659家/次,同比增加77%,提供招聘职位5万个。但另一方面,进场单位也向我们反映招聘到合适的人才越来越困难了。相对于进场单位的剧增,求职者人数方面就比较平稳了,从今年春节后我们举办“人才服务周”的情况来看,即使我省首次取消了“春节后一个月内禁招外工”的规定,但人才市场求职者并比较少出现预期的人潮涌动的景象,至少比往年略略逊色。
  从以下几点分析,笔者认为,目前的用工短缺并非劳动力总量不足,而是劳动力供求的结构性错位:
  错位一:技术性工种供不应求,而普通工种供需基本平衡。
  据南海人才市场去年第四季度的统计,技术性职位需求占总需求的 %,在进行单位招聘效果跟踪服务的时候,服务期到后,招聘效果未如理想的往往是一些技术性工种。
  错位二:特定年龄、特定性别或特定地域的劳动力是有限的。大部分企业招工的要求往往是“18~22岁的年轻女性”,劳动力市场的形势变化了,但一些企业的招聘习惯并未改变。另外,这也是我国实行计划生育政策效果的反映,用工最缺年龄段的人大多是1980年至1988年左右出生的人,他们大多是独生子女,我国人口在增加,但是劳动力人数却在减少。
  错位三:就业信息向劳动力传播面窄、传播滞后。虽然,在富裕地区的人才市场、劳动力市场的建设已有相当规模,但其就业信息的传播渠道或获知手段相对于广大处在经济欠发达地区的劳动者来说往往有如空中楼角了,他们中的大多数(87.6%)是由亲戚或本村村民带到外地打工的。而且,现在劳动力欠缺的地方众多,作为相对有限的劳动力也不可能很理想地自然配置最需要的地方。
  二、劳动力薪酬偏低、劳动强度大、劳动权益得不到保障
  在上世纪90年代,“东南西北中,发财到广东”的口号,引领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涌入这里寻找工作机会,确实让我们广东人自豪了一番,以至于我们的大多数企业开出的工资一直“自豪”停留在了十年前的水平。最近,有一家我区最新引进的世界500强日资企业到我人才市场咨询招工情况,他们对一线技术工人开出的工资水平也只有区区600元。
  时易境迁,如今长江三角洲地区发展迅猛,部分中南部省份、西部开发区得益于中央政策的扶持,也纷纷找到了发展的着力点,而且长三角的平均工资普遍比珠三角高200元左右。当今年3月1日南海将工资保障线从450元调高至574元时,苏州方面去年7月已达620元了,而实际上绝大部分企业都基本达到1000元以上的水平,还未包括加班费,30%能达2000元左右的水平。据调查,在珠三角这个中国经济增长最快的地区,一般劳动力12年以来工资增幅只有68元人民币,现时普通工的月平均工资(含加班)600元以下的占18.61%,600~800元占50.81%,800~1000元占13.11%,1000元以上占7.28%。相当多劳动者正常时间工作的收入只能维持其生活开销,若要有所积蓄剩余,就得靠加班了,很多工厂平均每天工作12小时以上,每周只能休息一天。而加班中也仍有相当部分未领到加班工资,尤其是按国家规定双倍计算的部分。部分用工单位拖欠克扣工资、不签劳动合同、不购买社会保险对劳动者造成深深的伤害,使劳动者的权益得不到保障。
  三、 他地区加强招才力度,对外出就业的劳动力造成了分流
  曾经,人才“孔雀东南飞”协助这里多少企业家成功创业,享受到廉价且便利的“人才大餐”;随着国内其它省份经济快速增长和珠三角的产业升级,这里的土地资源减少和生活费用的提高,与内地相比,优势逐步降低,造成区域分流;根据有关统计显示:37%的技工和30%的普工离开广东到其它省份工作。所以现在社会上有了这样的提法:东南西北中,打工未必到广东!
  相比本地区为解决“招工难”问题而实施的办法,很多地区也一点不逊色,甚至有破釜沉舟的决心,在“争夺”劳动力方面先行一步,想得更多。据《南方都市报》全国两会的专题报道,江西作为传统劳务输出大。ツ昕缡±臀袷涑502万人,但由于省委、省政府近年提出把江西建成向沿海发达地区组织输出劳务和承接沿海产业梯度转移基地两个基地的目标,于是乎两个指标的完成均被纳入地方官员政绩考核体系。一方面,为了实现这两个目标,很多市、县的劳动部门积极为农民工开设免费的技术培训课程,并对当地配合培训工作的企业老板实施补贴,经过培训的劳动力取得岗位合格证后,大部分者选择的家门口打工。抓好民工培训的努力实际上是与珠三角等地“争夺”劳动力资源的一个手段。另一方面,江西境内的新兴工业园区也同样面临“招工难”的问题,作为劳务输出的主要地区,他们的招工压力很大程度上来源于沿海地区对劳动力的巨大吸引。所以,为满足当地对劳动力的需求,他们在吸引劳动力方面做得更加主动。
  而作为劳务输出的另一大省——贵州。2004年在省外务工人数为278万人,比2003年增加52万人,十年来每年以10万人的速度增加,但据贵州火车站的数据显示,每年增加的部分大多去了上海、浙江、江苏、福建等地,春运期间发往华东的乘客人数2003至2005年分别为:27万、34万、50万。2002年曾做过测算:有约40%的贵州人选择到广东打工,现在则仅有约25%。
  四、 农民收入增加,负担减少,直接导致外出劳动力人数减少
  去年温家宝总理宣布我中将在三年内正式取消农业税,国家对农业扶持力度逐步加大,发展农业政策的落实,再加上农产品价格上涨给务农的劳动力增加了一定的收入,让他们看到了田野的希望,使相当部分曾外出务工的劳动力重新回到自己的土地。
  从收入的角度来看,外出务工似乎会比在家里多挣一些钱,但是其成本也相当大,单是回家的路费和电话费,对老人、孩子难以照顾、夫妻间远隔分离等的诸多不便,计算起来,倒不如在家把持好,日子反而过得舒坦。
  五、 城市包容性不够强、企业相对欠缺人性化的管理方式
  虽然,在使外来人才更多地体现“家”的温暖,增加他们对南海这个地方的认同感方面,作为我们的政府有关部门和企业亦相当的重视,如出台了与周边发达地区相比毫不逊色的人才优惠政策,建设人才廉租房、组织丰富外来人员业余生活的各种活动……等等,但对比起浙江、江苏等地的人性化做法,我们要努力和改进的地方还很多:昆山市形成这样一个习惯,称“外地工”、“农民工”为“新昆山人”,市委书记亲自担任“新昆山人”工作委员会主任,设立“新昆山人”服务中心,为他们提供就业指导、子女入学、权益维护、医疗救助、法律援助等方面的“一站式”服务;台州市初步建立了社会及企业联合诚信体系,规定当地市民能享受的条件,外来人员也能享受,即给予“市民待遇”;在杭州市、绍兴市等地,老板们更创新地给技术工人每月专门发放工龄工资,以激励机制留住人才;江苏华西村的做法更绝,对在这里结婚的员工,可以分配一个套房;而且每逢过年,村里都请外来工吃饭,为表示对他们的尊重,由村民负责端菜、洗碗;福建的老板对加班的工人,经常会买些香烟等物质作鼓励,对不回家过年的工人,甚至邀请他们到家里过年。
  一位长期在广东打工的外地务工者说:这里企业需要交押金、频繁炒人、不与员工签订劳动合同、不缴纳保险、拖欠工资、扣压身份证;广东人比较排外;在这里打工,工作时间大多在12小时以上,治安环境没有长三角那边好,需办理的证件又比较多……等等。
  与冷冰冰的现代管理方式相比,他们更喜欢传统但富有人情味的管理。这就不难解释珠三角在吸引外地人才、劳动力方面优势下降的原因了。
  六、 珠三角缺工现象更突出,深层原因则是外源经济型的使然
  上面第一点中提到珠三角企业待遇偏低的问题,从表面上分析,要解决的途径似乎很简单——加薪!但作为民营企业的老板,也有他的难处:缺少足够的利润进行支撑。
  这里的企业,不像长三角,大多没有自己的品牌,所谓做“贴牌”,主要是给“老外”加工,产品的附加值不高;相当多的民营企业甚至比劳动密集型外源型企业更弱,拿到的订单可能是从香港转来的第二单、第三单,利润在这些中间环节中被瓜分了;另外一个在南海这里也反映比较明显的原因是:“二世祖”挤压了利润。这里的农村有很多闲人靠出租土地、铺位收取分红、租金过日子。有数据表示现在每一万广东当地户籍中,就业人口是5000多,而浙江则有6000多,相差大概10个百分点。他们的利润只能靠企业牺牲一部分人的利益获。芩鸷ψ疃嗟,往往就是外来的劳动力。

  对 策

  劳动力的转移并不代表珠三角落后了,缺工从另一方面说明了这里的经济势头好,企业还在扩张,但同时也表明中国的经济发展已不再局限于珠三角一个地方了。造成“招工难”的原因是多方面的,靠政府、企业、个人单方面都没有可能完满解决,但作为以上三方需要做的有许多,可以做的也有许多:
  一、 政府应积极进行产业结构的调整,并加强公共事务管理和公共服务职能
从经济学角度来看,造成 “招工难”的原因,是市场调节的结果,它以经济信号的形式警示已经步入WTO框架下的中国社会,再难依靠廉价劳动力成本去获取高额利润了。所以,作为政府要积极引导这里的劳动密集型企业向科技型企业转变,要依靠技术创新、科技创新、走品牌化路线,通过技术的进步从根本上减少用工的需求。
  最近推出的9+2泛珠三角区域合作和有关合作协议的签订,使南方各省的联系更紧密,但在人才、劳动力方面的合作互补方面还做得不够,政府应加大对人才市场和劳动力市场的投入,主导建立一个范围广阔的人才及劳动力供求信息网络系统,帮助企业发布用工需求、求职者掌握用工信息;建立省际劳动力输送的协作网络,建立和完善劳动力供求预警机制;进行各行业的工资调查,与周边边区比较后,向社会公布具有一定竞争力的各行业工资指导线;通过预测紧缺劳动力的行业,加大对紧缺行业的人才培训,引导企业树立人才储备的意识,多与国内对口院校开展合作,“订单式”地培养专业对口的人才。
  另外,政府还应理所当然地扮演塑造地区品牌的主角,实施和推行人才“柔性流动”政策,创造宽松、公平的用工环境,杜绝不平等、有歧视性的政策和措施,不要吝啬“市民待遇”的施予,切实解决人才引进中诸如户口、子女入学、工伤、社会保障、治安管理等一系列实际问题,构建和营造一个适合外来人口居住、工作、创业、生活的社会氛围和法制环境。
  二、企业要重视人力资本的投入,改善外地人才的工作和生活环境,以人性化的理念培育新型的劳资关系。
  对人才“拿来主义”、“掠夺式”地使用曾是这里企业最喜用的模式,但光会淘汰式地使用而忽视对人才培养的做法,正是时下人才流失的一个主要原因。即使暂时不流失,但由于人才技术方面未有很大的提高,总会有不适应企业发展的时候,这时也必然衍生“招工难”问题。现在,人才越来越看重工作晋升的空间,即时下新兴的“职业生涯规划”课题,企业应从劳动力资源开发观念转变为人力资本投资观念,注重人才的素质提高、注重人力资本的投资,这样才能有效解决人才素质与企业产业升级所造成的矛盾。
  时下劳动力市场供求关系的转变,使改善外地人才的工作、生活环境已不仅仅是道义上的诉求了,他更让我们正视人的价值,推动“以人为本”的制度和社会体系的构建,能否得到关爱和尊重是人一切经济活动的起点和终点,把人性化理念导入企业管理,营造良好的企业文化氛围,培育新型的劳资关系将会为企业的发展注入永恒的动力,也是与党中央提出构建和谐社会的目标相一致的。
  三、调整薪酬结构与水平,放宽用人条件,调整用工标准
  工资杠杆是调节劳动力市场供给的最有效手段。作为企业老板要逐渐摒弃只靠压低劳动力成本而赚取利润的经营模式,要正视珠三角地区劳动力成本已经明显提高的事实,通过产业升级和结构调整,提高技术含量,降低劳动力成本,做好企业核算,重构利益链,适当提高员工的收入水平。
  用工条件长期偏差也是造成“招工难”的重要原因。上文曾提到的企业在设置用人条件时关于年龄、性别、地域、经验等方面的诸多限制,使不少人力资源经理特别感受到招才的困难。去年某大型服务企业向我们提出招聘近百人的要求,按他们设定的条件基本上是“不能完成的任务”,为此,我们一再与企业协商调整男女员工的比例和放宽年龄方面的具体限制,才勉强完成其招聘计划。

  期 望

  任何一种现象,都有正面和负面的影响,我们期待:时下劳动力市场供求关系的转变,使人才能“还原”其价值,并藉此推动本地区产业结构的转变和提升,促进人力资源向精细化管理运作,推动“以人为本”的制度和社会体系的构建,为最终构建和谐社会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