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帮助 |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站| 意见反馈


  前言

  《珠江三角洲地区改革发展规划纲要》(以下简称《纲要》)的公布, 让“广佛同城”成为一种实实在在的探索。作为“桥头堡”的南海,在这场机遇中应该充当什么角色?如何夺取先机?以下四篇文章尝试从城市建设的宏观角度,分析并阐述南海当前在构建发展战略、制定同城规划中应当注意的问题。


“广佛同城”框架下南海的发展战略构建

陆安春 区人事局 


  全球经济一体化加剧了地区之间的竞争,“广佛同城”是广州和佛山主动迎接竞争而提出的战略框架构想。在“广佛同城”框架下,作为佛山中心城区之一的南海,将凭什么引领其未来发展?笔者认为,一个地区的发展历史,最为珍贵的并不是其振奋人心的数据指标,也不是璀璨夺目的中心城区,而是引领该地区在激烈竞争中脱颖而出的发展战略。

  一、未来竞争是战略的竞争

  南海纳入广佛同城化规划后,其地位和功能将进一步得到增强。然而,这仅仅是理论上的,而理论与现实并不能划等号。在“广佛同城”框架下,南海仍然必须构建自己的发展战略,否则极有可能会被边缘化。一个成功的战略,是整个运作体系的指引,它能够充分地调集各方面的资源为目标服务。一个优秀战略的提出,将会使一个地区在竞争中保持主动出击的姿态,从而在最短的时间里取得优势。在一个经济相互依存的时代,主动制定战略迎接挑战已成为基本的生存之道。以纽约为例,前后经历数次战略调整,才形成现在以纽约为核心的城市群体系。1921年第一次战略调整主要是向郊区扩散;1968年第二次调整的重点是建立多个城市中心;1996年确立了拯救纽约都市圈的全新理念,核心是在经济全球化进程中扩大地区竞争力的视野,强调纽约与新泽西州和康涅狄格州共同繁荣的重要性以及再连接、再中心化的思路;2005年则提出“更适宜居住的城市、日趋多样化的经济架构、商务友好的环境与氛围”。通过这几次战略调整,纽约的区域经济得以整体、协调发展。纽约的成功范例给了我们深刻的启示。目前,珠三角的东莞、顺德、南海、珠海、中山、番禺以及长三角的昆山、江阴、萧山等地区,群雄逐鹿,个个都在争分夺秒。这种情形下,只有那些在系统战略指导下有目的地参与竞争的地区才能更好地抢占先机。将来对大多数地区来说,区别他们的是战略而不是暂时的经济指标,战略已成为地区竞争的重要手段。可以说,未来竞争就是战略的竞争。

  二、南海目前尚未形成明确而系统的发展战略

  从每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可以大致了解南海这几年的工作重心。2005年政府工作的主题是“改革、改善;提高、提升”;2006年政府工作的主题是“创新、创造;加速、加力”;2007年是“发展共赢不动。铀偌恿Τ迦住保2008年是“发展治理齐推进,同心协力铸五星”;2009年是“敢于求变,善于求进;产业升级,区域升值”。从这些主题看,政府每年都确立一个目标,表明次年工作的侧重点,这个目标是短期而具体的,具体到一一列出次年全区经济发展的主要指标预期。对一个地区而言,目标短期而具体当然是好的,实在,容易达到,效果立竿见影。但是,由于每年的侧重点都不一样,难以形成连贯的发展思路,在大多数情形下,基本上都是政府调整工作重心来迎合现实形势变化的需要。随着时间的推移,对具体问题的反应很容易替代对长远发展战略的追求,因而也就无法形成系统而明确的地区发展战略。南海2008年的地区生产总值达1490.8亿元, 地方财政一般预算收入76.2亿元,经济上的实力有目共睹。然而,光有实力是不够的,缺乏战略作指导,实力就会大打折扣。实力必须与战略有效地结合起来,才会产生应有的竞争力,南海迫切需要一个明确而系统的大战略以确保地区综合实力的持续增强。

  三、南海未来发展战略需高瞻远瞩

  一个成功的地区发展战略,应当能够体现全局,统筹一切。地区发展战略作为对该地区的根本谋划,需要通过关注区域发展的整体动向,并与区域协调发展,需要全方位、宽视野地思考问题。地区发展战略不仅要考虑现实,还要考虑未来。我们应该从20年、50年乃至100年的需要,去研究城镇布局、建设规划、城市管理、经济与工业、公共设施与环保以及制度、文化、科技、生态、伦理、艺术、信仰等等方面的问题。这样研究和制定出来的地区发展战略,才可能符合长远发展的需要。在这个都市林立、充满竞争的时代,一个地区只有快速发展而又不失其特色,在竞争舞台上才能站稳脚跟。今天的地区竞争已从过去的经济竞争转向战略竞争,战略制定的科学与否将直接关系到整个地区发展的成败,这就对战略制定者提出了越来越高的要求。只有从各方面综合考虑,才能使地区发展的总体效益最大化。对一个地区来说,视野有多宽广,其发展的空间就有多宽广。这就需要我们以宏观视角谋划一个地区,以全局眼光去建设一个地区。中国地区发展史上“宏观谋划”的典范不是北京上海,也不是广州、深圳,而是青岛,1898年德国的城市战略专家在规划青岛的时候就已经为今天的需要预留了空间。如今青岛老城区的光缆铺设无须像其他城市一样拉锁链式挖开埋进,开卡车进地下通道直接铺设就可以了;无论多大的降雨,青岛的老城区都没有积水,原因就在于其发达的排水系统。柏杨先生曾在《中国人史纲》里说:“只有大政治家才能看到十年之后,只有历史学家才能看到三十年之后。”当初德国人建设青岛的视野就已经涵盖到100年之后,这种风范非常值得南海学习。
  笔者不是战略研究的专家,不敢也不能提出南海的系统战略(地区发展战略应由一流的专家团队和政治家来共同完成,这将在下文中谈及),只是,作为一名南海公民,笔者认为有两个问题值得我们作多层次的考量:
  第一,广州已经提出要“建设成为带动全省、辐射华南、影响东南亚的现代服务业发展中心和先进制造业基地。”在这种情形下,南海如果也把先进制造业作为未来的目标,就需要考虑在未来的几十年里与广州在这一领域的竞争问题。虽然两地同处于“广佛同城”框架之下,但对于关系到地区发展核心的产业定位问题,广州作出妥协的可能性非常小。珠海机场在广州深圳两大机场的同质竞争下,使用率只达到设计能力的6%,这个教训,我们不应该忽视。
  第二,我们究竟应该以一种什么样的态度看待陶瓷、铝材等高耗能而污染大的传统产业?无可置疑,环保是地区魅力的重要因子,但是,为了环保,把一个地区几十年积聚才形成的传统产业全部或大部迁出,会不会在很大程度上缩窄未来工业发展的空间?产业升级当然是理想之路,但是,产业升级对地区诸种条件有着独特的要求(比如全国最适合发展金融产业只不过是香港和上海两个城市),而且,产业升级毕竟是一个非常长期的过程。传统产业以异常迅捷的速度迁走了,新兴产业的填补却需要时间。美国匹茲堡是世界著名的钢铁中心,也是世界最大的铝业制造中心,南北战争后该市由于重工业工厂严重污染,曾在长达一世纪里被称为“烟城”。从20世纪40年代末开始,该市进行了大规模的城市改造和环境治理,逐步摆脱工业污染的旧名,变成美国“最适宜居住的城市”之一。让我们再看看陶瓷业。以生产高品质的陶瓷产品闻名于世意大利萨梭罗镇,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也遭遇了极为严重的污染问题,当地政府的办法是严格地执行各种环保措施,引导、协助企业逐步采用先进的环保技术,通过资金、技术、政策等方面的支持,使企业的排放达到环保标准,陶瓷行业目前仍然是意大利重要的出口行业。
  由此可见,高瞻远瞩要求宏观、全面的战略分析,避免短视行为。

  四、一流战略源自一流智库

  战略的水平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地区政府所凭借的智库水平。美国的国家战略立足全世界并屡屡成功,与其发达的智库不无关系,象兰德公司之类的一流智库就能够直接或间接地参与美国国家战略与安全决策的制定。南海作为一个地区,要象美国那样建立一流智库显然勉为其难,但也不是说就完全没有工作可做。在南海,学者参政的情况极少,政府要敢于打破理论研究与政治实务相互割裂的局面,营造两者结合的平台,使得学者与政治家之间可以相互转换角色,为智库精英的培养创造条件。这样,智库可以将精英输送到政府机构任职,由研究者变为决策参与者。从理论上说,在理论研究或政治实务的任何一个领域如果能达到顶尖水平都会造就大战略家,只是,现实中这种机率很小。往往是那些既具备深厚理论知识和敏锐分析能力同时又拥有充分驰骋于政界机会的一流学者更容易成长为大战略家。去年年底,笔者曾有幸体验南海一些规划方案的出笼过程,政府聘请知名研究机构负责制定,初步方案形成后,双方都投入了不少精力进行磋商、研讨并不断地对方案作修正,有时候甚至还专门召开会议讨论对“项目需求”的不同理解。之所以双方都不得不在方案本身以外花费不必要的精力,笔者认为主要原因是学者往往纯粹从学理上分析问题,而政府官员则要考虑现实需求、条件制约与政治影响等等因素。显然,如果学者曾经有政治实务领域的工作经历,他就更容易把握政府的需求,许多沟通上的环节就可以省略,这些人员提交的战略报告也就更容易促成政府的伟大行动。有时候,一份高水平的战略报告就足以令政府迅速改变竞争均势,如1982年由30余位著名科学家、经济学家、太空技术专家和军事战略家向美国总统里根提交的《高边疆———新的国家战略》的研究报告就对世界政治、经济、军事、科技等诸多领域产生了空前的影响。

  五、结语

  “广佛同城”进入实质性阶段后,南海将从原先较为独立的经济区域迈向珠三角城市群的重要战略节点。未来的南海能否继续开拓生机勃勃的繁荣时代?这首先有赖于南海能否根据地区内外环境的变化构建科学完备的地区发展战略。对南海而言,充分借助智库资源,以区域大视野构建与广佛框架相对接的发展战略不仅仅是现实的要求,也是未来竞争的关键所在。
                                    。ㄔ鹑伪嗉:梁周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