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帮助 |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站| 意见反馈



有为南海 南海有为

叙述人物:苟文彬 广东联邦家私集团有限公司 公关部经理 

  来南海十年,从流水线工人到报社记者再到企业白领,是南海这方热土,孕育了我生存的本领。如果说父母给予我生命,和谐、包容、有为的南海,则给予了我滋长生命的充足养分。
  1999年1月,我从四川家乡来到南海,看到大街上的人流、车流都在滚滚向前,当时我的第一个感觉就是:这是一座充满活力、向上的城市。随之冒出来一个大胆的愿望:我要在这块土地上扎根。我所想的“扎根”,是在这里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找到一个爱自己的、自己爱的人,安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家。
  当我把愿望说出来时,听到这话的工友们狂笑着每人喝了一瓶一滴香。在他们看来,我的愿望无异于痴人说梦。是的,家底子又。ёㄒ涤植欢钥,白话也不会讲,一个流水线上的普通工人收入又低,要实现“扎根”,真的好难。自己也觉得这愿望特不现实,工作之余无处可去,便拾起自己那点小小的文学爱好,提笔涂鸦。
  车间订有《南海日报》,是我每天必读之物。当时,有一点没想明白,在满世界都在追求投入产出的年代,作为寸纸寸金的平面媒体,《南海日报》居然舍得辟出“人在他乡”、“西樵山”等副刊专版,发表从天南地北汇聚到南海的农民工撰写的文学作品。更让我惊奇的是,负责副刊编辑的,大部分都是“新南海人”,他们依靠写作改变了自己的命运。我想我应该也能。在副刊编辑们的悉心指导下,我逐渐有了一些文字功底。后来,我走出工厂,进了羊城晚报集团属下的一家行业媒体,从事新闻记者职业。
  可以说,这是我人生职业生涯的第一个真正起点。据说,当时依靠文学兴趣从《南海日报》副刊迈向更高职业里程的农民工很多。而作为南海当时的“党报”与“喉舌”,《南海日报》对农民工的生存状态、精神生活的关注,无疑对农民工的前程起到了极大的引导和推动作用,而这背后的推手,应该就是地方政府。所以,我要说南海是一个“和谐、包容”的城市。2003年,我终于实现“扎根”南海的愿望。
  2004年,我加盟联邦集团。联邦80%以上的管理层来自五湖四海,语言交流也由各地方言统一为普通话,即便是生于斯长于斯的六个原始股东,在会议、交谈时也开始讲起蹩脚的普通话。后来,有机会与南海更多企业、职能部门、学校、医院打交道,发现汇聚着好多“新南海人”。能吸引这么多人才,是因为南海“大有可为”,人才在这里“大有作为”。
  2005年,共青团南海区委表彰“十大外来务工杰出青年”,来自黑龙江、在联邦工作十年的一位女同事榜上有名。欣喜之余,我们提出将该女同事户口迁移至南海的请求,有关部门立即着手办理,事情很快搞定。当然,南海本身有出台人才落户的条件和标准,宽松的政策确实也让很多优秀的人才成为“新南海人”。
  除了出台留住人才的政策,南海还需要打好宣传牌,吸引更多优秀人才。南海民营企业不断做强做大,在国内外多个领域都有了一定的话语权,世界500强企业也进驻了不少,但南海的城市品牌形象还不够响亮。曾有南海企业将招聘会开到北京,希望能吸引几所著名学府的学子加盟,也有学子投放了简历,但一听说工作地点在南海,很多人就打了退堂鼓,在他们心里,宁愿住在北京阴暗又潮湿的地下室,也不愿来又配房、又配车的南海这小地方。要着力改变外界对南海“小地方”的认知,需要政府和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

 。ㄗ髡呤枪愣∽骷倚峄嵩,佛山青年文学院签约作家,《深圳家具报》评论员,《亚太家具报》特约记者。)

                                        。ㄔ鹑伪嗉:梁健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