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帮助 |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站| 意见反馈



一流大学与一流人才

陆安春 


  怎么建世界一流大学?前些年,以此为目标的国内高校曾热衷于规模扩充和兴建大楼,复旦大学就有一幢30多层的据称是国内高校之最的标致性建筑。经过这几年的大讨论,人们基本上在某些概念上达成了共识,比如“世界一流大学应该拥有世界一流的人才”就是这些共识之一。但是,即便有了这些共识,要在行动上不折不扣地实践它,仍然有很长一段距离要走,下面以清华大学法学院的人才招聘为例来分析这一问题。
  清华法学院在2006年9月(上面注明“有效期至2007年9月”)发布了教师招聘信息,教授、副教授的应聘要求均是:“35岁左右;能够较好地履行岗位职责;具有坚实的理论基础和丰富的教学、科研经验,教学效果好;已经取得了高水平的学术成果,对本学科的发展有较大影响。”看了这样的应聘要求,我比较失望:就算如愿招到这样的教授,清华法学院估计也很难做到“世界一流”。
  哈佛大学的一位校长曾经说过:他为哈佛招聘教授时,首先想到的是要把所聘教职那一领域里世界排名第一的那个人挖过来;如果实在挖不到那个世界排名第一的人,他就会想方设法去挖排名第二的那个人;如果还是无法如愿,他就会把注意力集中于排名第三的人;如果还是失败,他就只好暂时放弃,让教职暂时空缺。听了这一番话,我们似乎明白哈佛的排名为什么总是世界第一了。事实上,美国大学校长最重要的两个工作就是拉赞助和挖人才,他必须花很多时间了解哪些大学或是研究机构有哪个领域的一流人才,然后想办法挖过来。
  对照清华法学院的招聘条件,“能够较好地履行岗位职责;具有坚实的理论基础和丰富的教学、科研经验,教学效果好”,这只是一名大学教师最基本的条件;“已经取得了高水平的学术成果,对本学科的发展有较大影响”,这也只是作为一名教授最基本的条件。这些条件与该教授“一流”与否毫无关系,我们找不到任何描述应聘者应该具备“一流”水平的相关字眼。也就是说,只要具有教授或副教授职称,就具备进入清华法学院的资格了,至于你是不是教授中的佼佼者,在所不问。当然,应聘者的水平可能远远高出清华法学院开出的要求,最终,法学院还是有可能招到国内一流人才的。至于国际一流,就不敢企求了。首先因为中国目前尚缺乏在国际上较有影响力的法学家,更不用说国际上的一流法学家;其次是外国的一流法学家估计不会应聘中国大学法学院的教职,起码目前还没听说过哪间国内大学的法学院聘用了国际一流的法学家担任长期教职(访问学者不算)。
  那么,清华法学院开出这样的应聘条件,招到国内一流人才的可能性究竟有多大?本人认为,这种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清华毕竟有着天时地利人和的种种优势。事实上,目前清华法学院的教授基本上也都能称得上是“国内一流”,其中一些也曾是本人就读期间的“偶像派人物”,比如张卫平(章程)教授等人。问题是:清华法学院能仅仅满足于“国内一流”吗?要知道,清华和北大得到的国家投资和各种扶持是最大的,招到的学生素质也是最高的,这种情形下,如果它的法学院不是在国内排名第一或第二,而仅仅是第三、第四或第五,它就应该为自己感到惭愧。
  当然,一个学科的建设需要时间,尤其是人文学科,更不可能一撅而就,期望清华法学院在恢复建院短短不到十年的时间里就在同行中夺冠未免要求过高。但是,需要多少时间不是问题的关键,关键是清华法学院有没有那种非争第一的意识。从它开出的招聘条件来判断,我们看不到此种意识。
  也许会有人替清华法学院辩解说:清华开出的只是“基本条件”,招聘时还会根据实际情况提高要求,最终还是会招到国内数一数二的教授。的确,如果应聘者当中有一些国内数一数二的人才,我们丝毫不怀疑清华录用他们的可能性。问题是:如果应聘者当中没有这样的人,而全都是仅仅符合“基本条件”的人,我们也丝毫不会怀疑清华照样录用的可能性———像哈佛那样宁可让教职暂时空缺的机率太小了。其实,就算只是“基本条件”,我们能想象哈佛法学院会开出类似的“基本条件”么?如果那位一心只想挖世界排名第一人才的哈佛校长看了我们国内大学的招聘条件,他会作什么样的感想呢?
  叩心自问:物色几位在各自领域里排名第一的人才,真的那么难吗?对一名学者的了解,莫过于他的同行,我相信,如果让清华法学院的教授们共同推荐各自领域里排名第一的人,估计找到众望所归者并非什么难事。既然非难事,所需要做的工作就只剩下像那位哈佛校长那样一心去“挖”人了。清华法学院拥有非常不错的硬件资源和软件资源,资金也很雄厚。那么,什么都不缺的清华法学院,为什么在招聘人才的时候无法向哈佛学习呢?哈佛招世界第一的人才,清华招中国第一的人才总该没问题吧?
  无论怎么分析,好像都是没问题的,可现实就是无法做到。我丝毫不怀疑清华法学院高层的战略决策能力,我相信,我想到的,他们一定也想到了。
  我很困惑。
  终于有一天,我看了一篇介绍美国NBA球员收入的文章,我明白了。文章说,美国NBA球员收入相差很大,几倍到几十倍不等,可是他们每位球员都会尽力打好球,因为他们觉得收入有差别很正常。文章最后说,这在中国是不可想象的事。设想国家男篮出现这样的差距,肯定维持不下去。那些拿得少的中国球员肯定会心理不平衡:我同样卖力,凭什么就比别人拿得少?这种心理不平衡最终会导致团队精神的崩溃……我恍然大悟。设想清华法学院以其他教授N倍收入的高薪“挖”来了一名被多数同行公认为中国排名第一的人才,那么极有可能会像篮球队的例子一样引起其他教授的不满并最终导致工作无法开展———中国缺乏美国那样的文化。
另外,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占据着重要位置的“官本位”思想估计也是影响清华法学院招聘第一流人才的原因。在某一领域排名第一第二的教授,大多为某大学法学院(法律系)的院长(系主任)或副院长(副主任),处于这种位置的教授自然不会对清华法学院的一个普通教职感兴趣,即使会有更好的治学环境或是更高的收入,也难以抗拒其现有行政权力的诱惑。毕竟,国人的做人哲学是:“宁为鸡首,勿为凤尾”。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是当今校长大多缺乏早期大学校长那种强烈的求才意识。1916年12月26日,北洋政府正式任命蔡元培为北京大学校长,当天上午,早就留意陈独秀的蔡元培即亲赴陈所住的旅馆(陈独秀刚好在北京出差),请陈独秀到北京大学任文科学长。蔡元培三顾茅庐,都因陈独秀在睡觉而未见成,最后索性搬一只小板凳坐守于门口。陈独秀一开始不为所动,说要在上海全力办好《新青年》。蔡元培说:那没有问题,你可以把《新青年》移至北京!这才说服了陈独秀。正是这样的孜孜以求,蔡元培时期的北京大学名教授云集。同样,清华大学首任校长罗家伦认为“罗致良好教师,是大学校长第一个责任”,他也延揽了一大批著名教授。十多年后,罗家伦在贵阳清华同学会的演讲中提到这一点时还特别得意,他说:“我心里最满意的乃是我手上组织成功的教学集团。”30年代的清华,是公认的清华史上的黄金时代,而那个时代的名教授大多数是在罗家伦任上聘请来的。据说罗家伦亲自到南开大学去请著名历史学家蒋廷黻,蒋廷黻当时不是特别乐意离开南开,罗家伦便坐着不走,熬了一夜,蒋廷黻终于答应了……虽然现在不少大学校长在专业上都非常出色,但是,我们不得不承认,在求才意识方面,他们已经无法与早期的大学校长相提并论。
  考虑到以上几个因素,似乎又能理解当今清华法学院的招聘做法了。据清华法学院教授许章润透露,我国现在有一千五百多所大学,可是在严肃一点的国际大学排名里,我们还没有一所大学能够进入到世界前一百名。
  我想,如果国内大学招聘人才的体制不改变,进入世界前一百名将永远只是个遥远的梦。

                                         。ū嗉 吴结红)